<div id="u3zln"></div>
<em id="u3zln"><ol id="u3zln"></ol></em>
<dl id="u3zln"><menu id="u3zln"><small id="u3zl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<em id="u3zln"></em>
        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        小说骑士 > 历史军事 > 雷武 > 第六百九十章 诅咒
          说起自己的孩子,老人情绪变得更加激动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?#35828;?#24180;发生的一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在百年之前,冯玉泽的孩子冯小泽?#31456;?#21313;六,修行已是小有成就,算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少年天才。

          一次外出游历,冯小泽来到了一个湖泊前,遇到了一?#24187;?#20029;的女子。

          羞涩的少年,被女子的容貌惊?#21073;?#31449;在那里一动?#27426;?#20223;佛石化。

          女子发现了少年,也看到了少年的窘迫,展颜一笑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        她的声音十分甜美,少年当时感觉整个身体都变得酥软了起来。

          他口齿不清,?#34892;?#32467;巴。

          女子吃吃一笑说原来是一个傻子。

          “我才?#30343;?#20667;子,我是少年天才!”

          于是,少年认?#35835;?#22899;子,心生情愫。

          女子?#25165;?#22312;少年身旁。

          这本身该是一段佳话,冯玉泽也本该祝福。

          可谁知,那女子突然消失不见,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          冯小泽苦寻无果,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,像是没了半条命,整天茶饭不思,在冯玉泽询问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这才知道出事了。

          他来到了?#24825;?#38035;鱼的湖泊之中,发现了金鳞鱼的存在。

          冯玉泽摇了摇头,满脸悔恨的说道:“是我大意了,不?#33804;?#20182;一个人跑出来的。因为那是诅咒,来自?#24335;?#40158;的诅咒。”

          “?#24335;?#40158;的诅咒?”几?#35828;?#34920;情都是一变。

          “其实,冯小泽看到的根本就?#30343;?#19968;个人,他看到的?#30343;?#33258;己脑海中幻想着发生的事情,那?#30343;?#24187;觉,或者说是幻境。”

          ?#20843;?#30340;意识多年来,一直处于幻境当中,所以在沉沦之后,就再也无法苏?#36873;?#36825;么多年来,如果?#30343;?#25105;一直把自己的生命,灌注到他的身体当中,我那痴儿早就死了。”

          紫宸?#28909;?#21548;闻,?#34892;?#38663;撼,一条鱼竟然拥有如此手段。

          “?#24825;?#20320;?#24378;?#21040;的,其实也?#30343;?#24187;觉罢了,你们或许不相信,但这就是?#24335;?#40158;独有的手段,?#33804;思?#38590;辨出真假,如果一个不慎中招,就会生不如死。”

          “这就是?#24335;?#40158;的诅咒,据说每一条?#24335;?#40158;的诞生,都会诅咒一位人类,而想要破除诅咒,唯一的办法就是抓住一条?#24335;?#40158;,炼化其魂力,注入到受害?#35828;?#36523;体当中,这样才能使其恢复。”

          冯玉泽立?#21776;?#36523;,冲着几人抱拳说道:“此次大恩,冯玉泽终身难忘,今后诸位有什么吩咐,尽管交待,只要我冯玉泽能?#35805;斕剑?#24517;然全力以赴。”

          万和坐在那里,?#30343;?#21917;茶,没有说话。

          紫宸赶忙站起,道:“前辈不?#27599;推?#25105;们?#30343;?#35823;打误撞而?#36873;!?br />
          “这是大恩,自当铭记,等那痴儿醒来,我一定让他亲自登门道谢。”

          随即,冯玉泽又摇了摇头,道:“?#27426;裕?#36825;说的是什么混账话,即便有了?#24335;?#40158;,痴儿醒来?#19981;?#24471;一段时间,怎能让几?#27426;?#20154;耗时等待?快?#33804;?#25343;一尾金鳞鱼来。”

          一直站在门外候命的貌美侍女,退了下去,仅仅片刻时间,她便是双手托着一个鱼缸走了进来,在那鱼缸当中,有着一尾金鳞鱼在?#25105;?br />
          它周身的光泽,比不上?#24825;?#37027;条,甚至也少了几分灵动,但却是货真价实的金鳞鱼。

          “这百余年来,我一直用自己的生命为痴儿续命,?#35782;?#21464;得越来越苍老,可是痴儿陷入幻阵更深,所以我大部分的时间,就在那里钓金鳞鱼,虽然?#23545;?#27604;不上?#24335;?#40158;,但炼化之后也能维持痴儿一段时间的生命。”

          冯玉泽说道:?#25226;?#19979;有了?#24335;?#40158;,痴儿苏醒?#30343;?#26102;间问题,那这一尾金鳞鱼便没了作用,索性我就送给恩人,恩人别看它比不上?#24825;?#30340;?#24335;?#40158;,但绝?#38405;?#35753;一位人魂境破境,进入地魂境。”

          随
        加入书签
        投推荐票
        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
        <div id="u3zln"></div>
        <em id="u3zln"><ol id="u3zln"></ol></em>
        <dl id="u3zln"><menu id="u3zln"><small id="u3zl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u3zln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u3zln"></div>
              <em id="u3zln"><ol id="u3zln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l id="u3zln"><menu id="u3zln"><small id="u3zl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u3zln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