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u3zln"></div>
<em id="u3zln"><ol id="u3zln"></ol></em>
<dl id="u3zln"><menu id="u3zln"><small id="u3zl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<em id="u3zln"></em>
        | 快捷翻页 ← → 键
        小说骑士 > 玄幻奇幻 > 重生权臣之女 > 第99章 悬崖?#31456;?
          回程没多远就碰到数骑,烟尘滚滚擦肩而过,当头那人正是独孤如愿。

          嘉语大叫一声:“独?#38470;?#20891;!”

          独孤如?#23500;?#33509;未闻,马飞快地掠过了他们。

          ?#30333;?#21543;。”周乐催促。

          嘉语怅然前?#26657;?#36807;得片刻,又听到身后马蹄声,转头看时,却是独孤如愿去而复返:“三娘子!”他面上有焦急之色,“你……看到七娘了吗?”

          严格说来,她没有看到她,因为她没有回头,嘉语这样想,却还是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“在哪里?”独孤如愿目中有喜色,有急色,有忧色,更多期盼,他像是急于想要听到她的消息,又害怕?#32654;?#24182;非佳信。

          暮色爬上他的眼眸,嘉语避开他的注视,纵马上前,低声道:“如愿哥哥……不要去。”

          如愿何?#21364;?#25935;,听得这几个字,哪里还猜不到发生了?#35009;矗?#25163;底一松,又抓紧,紧紧攥住缰绳,淡青色的血管一条一条浮?#20384;矗?#21364;抿紧了薄唇,没有多一个字,调转马头,匆匆去了。

          有人是不到黄河不死心,有人是到过黄河还不死心。

          嘉语看着如愿的背影,在暮色里,越来越远,越来越苍茫,忽的腥气上涌,一张口,血喷了出来,然后眼前一黑。

          整个人坠入无边无际的黑暗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起先是一线光,光里有人影来来往往,有人声呢喃,像是极近,就在耳畔,又像极远,细细碎碎,都听不清楚。

          “……肝失所养,情志?#30343;恪?br />
          “气急攻心……小心调养就好……”

          才?#30343;恰?#25165;?#30343;牽?#22025;语听见?#32422;?#24515;里有个声音在大声反驳:才?#30343;牽?#22905;才?#30343;?#24773;志?#30343;悖?#22905;才没有气急攻心!她?#30343;恰皇恰?#20063;许是七娘的决断、独孤如愿的选择让她惊心。

          就听得有人喜道:“醒了、姑娘醒了!”

          是姜娘。

          而后纷纷的脚步,有人抢步过来。

          嘉语勉力睁开眼睛,是昭熙,还?#23567;?#29238;亲!一惊,挣扎着要起来见礼,?#30343;?#24179;王按住:“你歇着!听话!”

          嘉语拗不过,只得躺着,看见父亲眼睛里的血丝,大约是日夜兼程。

          虽然?#32560;?#36947;父亲会来信都看她,真见到人,心里还是一阵难过。从前兄长好歹见了最后一面,而父?#20303;?#22905;总觉得她是亲眼看到了那一刀,但其实没?#23567;?#22905;知道没有,却总觉得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是一刀毙命,也好,痛得少。

          人死之后,如果没有知觉,就不会知道他怜爱的儿女在世间受苦,?#20431;?#23581;?#30343;?#36816;气。

          不过,总算……幸好……

          嘉语抽了抽鼻子:“阿爷?#35009;?#26102;候到的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刚到!”元景昊打断昭熙未出口的话,还瞪他一眼,方才小心翼翼问,“三儿觉得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嘉语道:“我没事……我真没事!”

          “好好好,三儿没事,真没事,你们都下去!”元景?#30343;?#19968;挥,有些脚步就纷纷地远去了,昭熙道:“父亲,围住崔府的人,也都撤了罢?”

          嘉语:……

          “好端?#35828;模?#22260;人家府上做?#35009;矗?#20154;家对我可好。”

          “撤了撤了都撤了!”元景昊道,“?#38405;?#22909;还害得你吐血,要?#38405;?#19981;好,那还?#35828;茫 ?br />
          嘉语:……

          元景昊问:“好端?#35828;模?#24590;么吐血了?”

          嘉语哪里解释?#20204;?#26970;这前世今生,只含混道:“我去找七娘,碰到流匪劫道,唬到了,幸好——周郎呢?”

          元景昊听女儿叫周乐叫?#20204;?#28909;,脸色就有些不好看:“还关着,说是边时晨手下……边时?#30475;?#21738;里收来这么个野小子……”

          ?#25216;?#22025;语被劫,王妃一没给信,二没上心找人营救,就过来个边时晨,十余人马,连
        加入书签
        投推荐票
        体育彩票36选7开奖结果
        <div id="u3zln"></div>
        <em id="u3zln"><ol id="u3zln"></ol></em>
        <dl id="u3zln"><menu id="u3zln"><small id="u3zl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u3zln"></em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u3zln"></div>
              <em id="u3zln"><ol id="u3zln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<dl id="u3zln"><menu id="u3zln"><small id="u3zln"></small></menu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u3zln"></em>